4166com金沙|欢迎您

集团新闻

胶园路,幸福路

     天然橡胶是国家战略资源,割胶是获得天然橡胶胶乳的唯一方法。但是割胶,从来都是和“艰苦”联系在一起的。

1717725753806053460.jpg

       割胶生产需要过“五关”。      

       磨刀关。割胶刀,是一个比人小臂还要长的金属工具,一端是锋利的刀片,另一端是用来支撑和稳定的把手。磨刀不误砍柴工,一把好的胶刀可以使胶乳产量提高5%~15%,而且耗皮少、树皮再生速度快。但是磨好一把胶刀并不容易。一把标准的胶刀应外翼平滑,刀胸小圆杆顺直圆滑,凿口斜度平顺均匀,刀口锋利、看不到白点。好胶刀的刀型应是小圆口,需要在磨刀石呈抛物线状摩擦;最难的是凿口平顺,整个刀翼要保持厚度、斜度完全一致,但是从刀口到靠近刀柄的地方夹角越来越小,这就要求磨刀石要越来越薄,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修理磨刀石,特别是刀口部分,磨轻了不够尖锐,磨重了会有缺口。从刀坯到一把标准胶刀,至少需要打磨半天时间,割胶工每天进行割胶生产前都至少要花半个小时时间磨刀,这不仅需要耐力,也需要体力,经常会让人双臂胀痛、浑身酸软。      

       技术关。割胶是一项既繁重又精细的劳动。割一株胶树,至少有7个动作:抺胶杯、扯胶线、起刀、行刀、收刀、等胶、收胶,周而复始。单行刀这一个动作就包括许多技巧和细节,每一步都要精确控制手、脚、眼、身的配合,要随着胶水的流出调整割胶刀的角度和力度,保持割线的连贯和稳定。橡胶树皮自外向内依次为,粗皮、砂皮、黄皮、水囊皮和形成层。割胶,必须精准地割完黄皮层。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割浅一点,胶水产量低;割深一点,又容易伤树。在实际生产中,每棵橡胶树的生长情况都不一样,割胶工需要根据树龄、树形、树皮厚度等因素,不断调整割胶的力度和角度。技术优良的胶工要比技术一般的胶工多产约15%20%的胶乳。但要想成为一名一等胶工则需要上千小时练习的积累,脚底、手掌磨出水泡是常有的事,有时候练习时间长了,甚至连腰都难以直起来。


1717725937317061767.jpg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第四届全国农业行业职业技能大赛橡胶割胶工技能竞赛的状元张健正在割胶

         环境关。首先是作息时间,橡胶树在凌晨时排胶多,能获得更多的产量,所以胶工需要在凌晨上岗割胶。胶工的岗位比较分散,一个山头常常只有一个人作业。夜晚的胶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头灯所照范围内有些许亮光,这对割胶工,特别是女性胶工的心理素质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二是蛇虫众多,胶林中隐藏着无数的蚊蝇飞虫,即使是穿着长袖长裤长靴也会被叮得到处是包,特别是那蚂蟥,即使是穿着胶鞋也会钻进鞋筒里吸血,常常有胶工反映割完胶回家发现胶鞋里全是血。在胶林里还有长蛇出没,有时它们会从胶工身边经过,有时还会盘卧在胶杯里,让人防不胜防。三是高温挑战,胶工割胶时要“全副武装”,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季,胶林仿佛一个巨大的蒸笼,热浪滚滚,长时间连续作业,汗水湿透了胶工衣服而粘在皮肤上,让人感到非常不适。四是橡胶树多种植在丘陵山地,部分胶园地势较为陡峭,胶工进岗位割胶时常常需要爬坡过坎,还没开始劳作就已经气喘吁吁。

       劳动强度关。虽然我国每年割胶时间只有412月,但这8个月却是没有周末和节假日休息、不分朝九晚五的。胶工通常在凌晨12点就要准备上岗割胶,一个核心胶工承包的有效株数大概在2000株,按海胶集团实行的41刀的割制,每天要割近500株橡胶树,一晚上要弯腰、起身上千次。完成割胶工作后就已经早上6点多了,简单吃个早饭,8点时胶工们又会返回胶园收胶,而后将胶水送往收胶点进行结算。胶工的工作内容远远不止采胶、收胶,胶工们还要在白天养护刀具、清理胶园卫生、施肥除草,特别是要拔掉胶水溢满流出胶路以外的胶条,胶条不拔会腐烂在树皮上影响割胶质量。橡胶树抽芽后就迎来了防治白粉病和炭疽病的关键时期,胶工们要在凌晨背着近60斤的喷粉机为每一棵开割树喷撒硫磺粉。由于要喷在十几米高的橡胶树上,硫磺粉还经常会撒在人的脸上、身上,胶工们经常会泪流不止,因为怕起雾影响作业还不能戴护目镜工作。而且一个生产连队少说也有上千亩地,愿意参与喷药的胶工人数少,其劳动强度之大可想而知。

1717727303648074570.jpg

炭疽病、白粉病防治时期胶工正在配硫磺粉

        运输关。早些年从乡道进割胶岗位没有硬化的路面,每次收胶时都要用肩膀挑到大路上来。反复倒运胶水五六次,连男性胶工的肩膀和脚都止不住颤抖,吃饭时手也拿不好筷子。如果遇到下雨天,遍布黄泥土和石子的林间小路特别容易打滑,一不小心就会连人带胶桶一齐摔倒在地,一个晚上辛苦劳动的成果付之东流。因此,胶园没有硬化路面导致一些胶工无法承包更多的树位,产量和收入都会受到影响。

       工作环境恶劣、昼伏夜出生活不规律、劳动强度大,加上近年来胶价持续低迷,导致割胶工流失严重,老龄化的趋势愈发明显,天然橡胶产业面临着无人割胶的问题。

       为了改变这种困境,各级主管部门都非常重视改善胶工们的工作环境,在天然橡胶生产能力建设方面对胶园林间道路的铺设也作出了明确的规定。路通财就通。硬化路面改善了生产劳动的出行条件,也保障了胶工们的生产安全和劳动安全,他们可以骑摩托车拉胶水,还可以多承包几个树位,收入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除了改善胶工们的工作环境,金沙9001w以诚为本邦溪分公司(以下简称邦溪分公司)秉承着胶工是衣食父母的核心理念,连续出台多项割胶生产优惠政策,收入分配向一线员工倾斜,甚至出现了一岗难求的局面。

   首先是扩大岗位。每个胶工实际开割的橡胶树多了,胶水产量才能多,收入也才会跟着增加。邦溪分公司采用按有效割株的方式计算每位胶工的承包株数,鼓励胶工实行大树位、多树位承包。2023年,邦溪分公司胶工人均有效割株从之前的不足1000株提高到1672株,胶工劳动生产效率较之前提高30%以上,分公司实现了满岗承包割胶,达到了双赢

 1717728641549086594.jpg

 向2023年劳动竞赛获奖者发放奖金

  再是注重胶工培训,拿出真金白银奖励先进典型。一是开割前加强割胶技术培训。每次开割前投入20万元用于发放胶工练刀补贴,抓好新老胶工技术培训,新胶工培训时间不少于30天,老胶工培训时间不少于7天,割胶技术考核2级以上才能上岗割胶。二是采胶季加强技术管控。每月都落实割胶技术交叉检查制度,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对违规的情况严肃处理。三是发挥优秀胶工传帮带作用。邦溪分公司土地面积不算最大的,但是却培养出来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第四届全国农业行业职业技能大赛橡胶割胶工技能竞赛的状元张健,全国巾帼建功标兵称号获得者周秀机等优秀胶工。他们身处生产一线更了解胶工们的技术动态,主动帮助等外胶工成了邦溪的传统之一。四是树立先进典型。每年开展橡胶生产劳动竞赛,每年为产胶状元给予2万元奖励,例如4队的80后胶工符永辉夫妇在2018年得到了产胶状元户的称号,并获得了分公司奖励的一辆价值8万元的生产用车。在2023年的橡胶生产劳动竞赛中,分公司更是拿出48万元现金对48户家庭、122名个人进行了奖励。

1717728752160047944.jpg

割胶辅导员对周边农村的胶工进行技术培训

      最后是创新价格结算机制。与家庭长包模式的分配方式不同,邦溪分公司采取“实产计酬”的方式与胶工进行结算,即按照胶工实际的产量进行计酬,结算价格按“基础结算单价+调节结算单价”计算,如保底价格为5.5元/千克,2023年结算单价占市场价60%左右。在这种结算体系中,胶工不用承担农资费用、折旧费用、社保费用等生产成本,也不用承担因为连续降雨、台风等恶劣天气无法进行割胶生产进而不能产出需要上缴的干胶产量的风险,他们生产出来多少干胶就可以获得相应的收入。通过这种方法,在目前胶价低迷的情况下,也可以使得分配尽量向生产者倾斜且保证其基本收入,胶工们可以算得清楚每天的割胶收入,一方面多劳多得提高了生产积极性,另一方面避免了家庭长包模式中因定产不准、天灾虫害等不可抗力影响造成的收入倒挂问题,维护了胶工的权益。

1717728795891063244.jpg

管理人员割胶技术培训

      此外,邦溪分公司还对新开割树位的胶工给予树位补贴和材料费补贴。收入提高了,胶工的幸福感就大大增加了。双双被评为海胶集团首届“最美胶工”的张健、蒲金华夫妇,2023年承割了3200多株橡胶树,产量为15.9吨,全年割胶一级率达100%,家庭每年割胶纯收入达十一二万元。“我要为我们分公司各种利好政策点赞”,蒲金华说道。郑凤霞夫妇所管辖的3528株胶树,年产干胶大约20吨,夫妻二人平均每个月收入都在1万元左右,“这样的收入,是我们以前从未想过的”,郑凤霞如是说。近年来,邦溪分公司持续实现自产胶园平均亩产超80公斤,胶工人均产胶超8吨,人均年割胶收入超5万元,“这样的收入在小地方,算是很不错了,一家人可以过得相对舒服了”,郑凤霞的爱人、大学生胶工符天慧笑道。    

 1717729052874000801.jpg

收胶点采用蓝牙电子秤、蓝牙数显测含仪等设备现场测含

       邦溪分公司还注重收胶站点信息化建设,大力整合生产队级收胶点,以智慧收胶平台信息化建设为契机,为大岭片、芙蓉田片中心转运站配备收胶一体机、蓝牙电子秤、蓝牙数显测含仪等设备,已实现现场测含,在17个收胶点实行盲码测含,胶工可以通过手机App查询自己所有的产胶信息。橡胶收购智慧平台的建设改变了以往靠收胶员拿笔记录胶水重量、而后再录入电脑的状况,最大限度减少了人为因素的影响,保证了收胶环节的透明公开和公平公正,不仅提高了胶工割胶的积极性,还赢得了他们的信任,解决了护林保胶的难题。

       在邦溪分公司,干群关系和谐,自上而下都有着昂扬向上的工作激情。他们明确了干部下去,干胶上来的工作方针,分公司领导带头深入一线指导橡胶生产,基层管理人员人人会割胶,哪里缺岗就到哪里顶岗割胶。他们还实行绩效挂联制度,邦溪分公司的每个管理部门挂联3-4个生产队形成利益共同体,无论是年度橡胶生产劳动竞赛还是季度专项竞赛,所有奖金都以干胶产量按比例发放。在生产队里,队长把高产树让给其他胶工、自己去培养低产树的例子屡见不鲜。例如芙蓉田19队队长赵坤霞,2021总收入17万多元,2022年她转而去培养低产树,年收入仅13万多元;但是在她的带领下,2022年全队干胶产量为239.8吨,较2021年提高111.1吨。

1717729100064083396.jpg

分公司领导为胶工送早餐

       此外,邦溪分公司还主动关心胶工们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不仅在册胶工全员参保,解决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的后顾之忧,工会还在产胶季将早餐、绿豆汤送到田间地头,过年过节时也有丰厚的慰问品。这种关爱让我们倍感温暖,也让我们坚定了为公司继续努力的决心,张健说。

       “我已经从四处打工的打工仔,变成了在家门口就业的工薪族,符天慧笑道。在来邦溪分公司前,符天慧做过东莞一家食品公司的业务经理,也做过瓷砖厂的送货司机,还和妻子一起去广州学习过做烧腊,干过各种小买卖,但没有一样工作是收入稳定的,也没有什么存款。来到邦溪分公司割胶后,他不仅有了稳定的收入,也可以陪在妻子身边照顾家庭、养育孩子,这让已步入中年的他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他还会很骄傲地告诉孩子们,乳胶制品、国防武器的原材料都产自辛勤的胶工,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离不开胶工不怕艰难险阻和矢志不渝地坚守岗位。

1717729145951016803.jpg

     2024年,邦溪分公司又新招录53人加入割胶行列,其中大中专毕业生11人。

      现在,邦溪分公司的胶园道路,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幸福路”了。

       来源:《中国农垦》


Baidu
sogou